粉妝奪謀_第三章打獵賭金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三章打獵賭金

        蘇夫人聽說包裹里裝的是十盒天香錦,連忙打開,一看果然是天香錦,眼睛都亮了。

        她逐一打開盒子聞了聞,肯定地點頭,“真的是天香錦,因此茶入口唇齒留香,如錦緞般絲柔,故名天香錦。一盒千金呢,你打劫什么人的?”

        “有茶喝還問那么多做什么?”蘇風暖解下劍,遞給蘇夫人看,“娘,您看,我這柄劍好不好?”

        蘇夫人抬眼看來,只見蘇風暖正將劍拔出銷,寒光點點,如雪似玉,她點頭,贊道,“真是好劍。你這劍又是跟誰打劫的?”

        “這劍名叫雪玉,可不是打劫的,是女兒和江湖一位擅長鑄劍的朋友比武贏的,他在天雪山的冰窟里挖出的千年寒玉,就打了這么一柄劍,還沒開封時,就被我贏來了,若非是這柄寒玉,我還傷不了北齊的二皇子楚含呢。”

        “好劍。”蘇夫人收回視線,又看向包裹,滿眼愛意,“但也沒有這茶好。”

        蘇風暖翻了個白眼。

        蘇夫人也不再追問這茶的來歷了,歡喜地抱著包裹,拉著蘇風暖進了內宅。

        待蘇夫人泡了一壺天香錦喝了,將其余的收藏了起來,又和蘇風暖話了半天家常,心滿意足后,才想起來問,“你三哥呢?你爹來信,說他和你一起回來,如今怎么只你自己回來了?他人呢?”

        蘇風暖倚著炕頭,昏昏欲睡,“后面呢。”

        “你們兄妹又打架了?怎么一前一后?”蘇夫人問。

        蘇風暖哼哼兩聲,閉上了眼睛。

        蘇夫人再問,她沒聲了,一看之下,她竟然睡著了。

        蘇夫人這才發現她一身風塵,鞋上還沾著土,衣服好像兩三天沒換洗了,土了唧的,躺在她嶄新干凈的織錦鋪的軟炕上睡得香,她這才后知后覺地嫌棄起來,卻也不舍得喊醒她,起身去門口迎接后面的蘇青。

        蘇青氣喘吁吁地跑回蘇府,一身灰頭土臉,見了蘇夫人立即問,“娘,那個臭丫頭回來了沒有?”

        “回來了!剛進屋,睡著了。”蘇夫人更是嫌棄地看著三兒子,“你們這一個個的,像是從土里鉆出來似的,這是跟誰打土仗了?”

        蘇青聞言鼻子都氣歪了,罵道,“死丫頭,她使詐,在我的馬上做了手腳。”

        “果然又是打架了。”蘇夫人捂著鼻子揮手,“快去洗洗去,臟死了。”

        蘇青扔了韁繩,氣沖沖地進了院子,就要去找蘇風暖算賬。

        蘇夫人一把拽住他,“你還當哥哥呢?就不知道讓著點兒妹妹?她看起來累了,不準吵醒她,若是吵醒她,我跟你沒完。”

        蘇青頓時不滿,“娘,都是您親生的,怎么這么偏心眼?”

        蘇夫人哼了一聲,叉腰道,“都說女兒才是娘的小棉襖,這話果然不假。你妹妹回來給娘帶了十盒天香錦,你給娘帶了什么?”

        蘇青一噎,之后又瞪大眼睛,“她這一路與我賽馬回來,哪里弄來的十盒天香錦?”

        蘇夫人看著他,嫌棄地說,“你管她從哪里弄來的呢,反正你沒給我弄來。你快去回你院子里梳洗,雖然咱們離京十二年,但這府邸皇上的確派人給時常清掃,每個人的院子都干凈,你還是原來的院子。你不洗干凈了,別進我院子臟我的地方。”話落,扭著腰回了自己的院子。

        蘇青看著蘇夫人腰肢款款地回了院子,干瞪眼。

        所謂同人不同命!

        蘇風暖估計也沒梳洗,臟了唧的,卻安然地待在娘的院子里炕頭上睡覺。

        他對著正院瞪眼半晌,無奈地想著誰讓娘喜歡女兒,卻接連生了三個兒子,好不容易生了個女兒,疼的跟什么似的,要天上的星星自然都給她摘下來,可是偏偏那臭丫頭反骨,自小就不愛在家里待著,小時候是三兩天外跑一次,大了后,一年到頭回家的次數用五根指頭都數的過來,且每次回來,都給娘帶心尖上的好東西,嘴又甜,又會哄人,這樣一來,娘更是疼的要命。

        他輸了千年雪蓮不說,進府還不得好,心里別提多憋屈了。

        惱恨自己怎么不是女兒,若他是女兒的話,如今就沒蘇風暖什么事兒了。

        畢竟她娘怕生孩子,若不是太想要女兒,卻一連氣生了三個兒子,她娘生了大哥讓蘇家有后之后死活也不生的。所以,生了蘇風暖這個女兒,終于得償所愿之后,果斷地就不再生了。

        這樣一想,若不是她娘為了生蘇風暖,似乎也沒他和二哥什么事兒了,憋屈頓時少了點兒。

        回到自己的院子,洗干凈后,已經困的神魂顛倒,顧不得心疼千年雪蓮,臥床也睡了。

        彼時,葉裳正和一群人打獵。

        大熱的天,將一群人熱的叫苦連天,葉裳渾身也濕透了,卻還死活追著一頭獅子猛殺不罷。

        安國公府的二公子陳述哇哇大叫,“葉裳,你還是不是人?都一個時辰了,你還有完沒完?想熱死我們嗎?”

        景陽侯府的三公子沈琪也跟著喊,“葉裳,你有這猛勁兒,真該去邊關,北周的狗屁二皇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嘛。”

        平郡王府的小郡王齊舒也受不住了,跟著嚷,“不玩了不玩了,他睡了三個月,如今渾身是勁,就算打到明天,咱們這么多人也贏不了他一個。”

        “這么說,我們七個人就這么認輸了?”晉王府長孫劉焱道。

        三人聞言齊齊看向他,齊聲開口,“不認輸你來!”

        劉焱抹著汗搖頭,“熱死了。”

        三人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也熱得直搖頭擺手。

        “那就認輸唄。”陳述用袖子遮著頭上的火辣辣的太陽,氣惱地說,“葉裳這個混蛋,他在茶樓請客,沒想到最后我們七個人替他買單。”

        齊舒一拍腦門,“對啊,我們一人輸他千金,七個人就輸了七千金。原來他非要來打獵,且做下賭約,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

        “太不是人了!”沈琪也恍然大悟,“七千金別說請喝一日茶,就是請喝十日茶,京城百姓排上十圈,也喝不了這么多錢啊。我最近手頭緊,早知道說什么也不賭了。”

        “晚了。”劉焱也后悔不已。

        這時,葉裳已經擒了跑不動的獅子回來,十分精神地看著七人,得意洋洋地問,“你們確定認輸了?”

        七人看著他,一時間咬牙切齒。

        “不服氣?那再來啊,別說打到明天,就是后天,本世子也有的是勁兒。”葉裳道。

        七人頓時泄氣,齊齊擺手,“算我們輸了。”

        葉裳大笑,放開獅子,獅子渾身沒傷,卻已經累得腿軟跑不動了,被他放開后,厭怏怏地躺在了地上,哀怨地看著他。

        葉裳瞥了獅子一眼,趴在馬上,慢悠悠地說,“我是世子,你是獅子,咱們也算是一家。不如以后跟著我混。”

        獅子頓時站起身,蹭了蹭馬腿。

        齊舒嘖嘖稱奇,“連畜生居然也會拍馬腿。”

        葉裳從馬鞍前的鞍袋里解下一只兔子,扔給它,得意地說,“跟著本世子,有肉吃,不過你可要聽話,沒我的準許,不準吃人。”

        獅子頓時精神抖擻起來,將兔子撕著吃了。

        劉焱不忍看如此血腥,撇開眼睛,“葉哥哥,什么叫做沒你準許,不準吃人?難道你還準許它吃人不成?”

        葉裳點頭,“所以,你掂量著點兒,可別得罪了哥哥我。”

        劉焱頓時縮了縮脖子。

        齊舒看了一眼劉焱,嗤笑,“看你那點兒出息,連這個也怕?來打什么獵啊!”

        “打獵歸打獵,這可是生撕活剖啊。”劉焱看著獅子血淋漓的大口,渾身發冷,見葉裳依舊笑吟吟地看著獅子,像是十分欣賞,他指著他,憤然道,“你太……血腥了。”

        葉裳轉回頭,看著他大笑,“膽子果然小,丟晉王府長孫的臉。”

        劉焱頓時硬起脖子,不滿道,“不忍看血腥殺戮,跟丟臉有什么關系?”

        葉裳卷起馬韁繩,調轉馬頭,似笑非笑地道,“兔子就算小,但若是機靈,跑得快,未必成了獅子的晚餐。但兔子就是兔子,生來就是兔子,不是獅子。所謂弱肉強食,不過如此。”話落,他打馬揚鞭,招呼眾人,“沒意思,回城了。”

        ------題外話------

        這是二更!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586.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