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四章孫府小姐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四章孫府小姐

        葉裳縱馬離開,獅子已經吃完兔子,甩著大尾巴,跟在葉裳的馬匹之后跑了起來。

        劉焱摸摸鼻子,轉頭問齊舒,“葉哥哥剛剛的話是什么意思?”

        齊舒翻了個白眼,“兔子是兔子,獅子是獅子,連這都聽不懂,你的確丟晉王府的臉。”

        劉焱瞪眼,“誰聽不懂這個意思了?我問的是他話里有話的意思。”

        齊舒哼笑,“你能活這么大,真是不易,晉王估計操碎了心。”話落,一揮馬鞭,追葉裳去了。

        劉焱氣得火冒三丈,“欺負人是不是?”

        沈琪騎馬靠近,拍拍他肩膀,小聲說,“他的意思是,你若是連獅子吃兔子都怕血腥的話,真不該生在皇族宗親之家。晉王像你這么大時,可一點兒都不怕,你連你爺爺的一點兒風骨都沒繼承。”

        劉焱一時噎住。

        陳述縱馬過來,也拍拍劉焱,“晉王叔對你寶貝得緊,以后還是別跟著我們混了。獅子吃兔子算什么?葉裳連人肉都吃過呢。”

        劉焱臉頓時白了,“他……什么時候……吃過人肉?”

        陳述道,“十二年前,在邊關,容安王和王妃被困戰死,方圓十里,全是焦土,生靈涂炭,葉裳那時剛五歲,找不到吃的,就在死人堆里剜人肉吃,否則如今哪兒還能活著?蘇大將軍找到他時,他整整吃了七天。所以,蘇大將軍后來引咎辭官,至今深以為悔。”

        劉焱聲音都顫了,“竟有這事兒?這……是真的?我怎么沒聽說過?”

        “所以說晉王叔將你保護得太好,以后還是聽他的話,別跟我們出來了。我們這幫子人,都跟他一樣,血腥堆里爬出來的,只要能活著,吃人肉算什么?”陳述道。

        劉焱頓時沒了聲,一張俊臉,分外地白。

        “走,我們回去之后還要拿金子還賭約呢。”陳述縱馬離開。

        沈琪也打馬跟上。

        眾人都走后,劉焱騎著馬在原地待了許久,才打馬追去。

        沈琪與陳述并排而行,責備地對他說,“你與他說這個做什么?萬一嚇壞了他,晉王定會找你麻煩。”陳述冷笑,“他有一個好爺爺就了不起了嗎?我們都是一幫沒人疼沒人愛沒人管的紈绔。我就是明擺著告訴他,以后離我們遠點兒。一個金罐子里長大的金餑餑,還是在罐子里待著為好。”

        沈琪看著他,“你這是輸了賭約不服氣,找一個沒長大的孩子撒氣呢!”

        陳述哼了一聲,厭惡地道,“千金算什么?我雖然爺爺不疼,后母不愛,但親娘也是留了一條街的鋪子給我。有什么輸不起的。”

        沈琪無語,“那是你娘的嫁妝鋪子,都敗光了的話,你娘九泉之下也不得安息。”

        “她若是怕我敗光了,就不該早死。”陳述道。

        沈琪咳嗽了一聲,看著陳述,道,“你是覺得葉裳對劉焱太好了?氣不過是不是?”

        陳述一噎。

        沈琪嘆了口氣,“我也不明白了,劉焱就是一個沒斷奶的孩子,葉裳怎么總任由他粘著,晉王叔怕劉焱跟著他學壞,對他吹胡子瞪眼沒好臉色多少次了,他卻也不在意。難道他還沒大婚生娃,就有慈父心腸了?”

        陳述聞言“噗哧”一聲,氣笑了,指著沈琪,“這話你怎么不問葉裳去?”

        沈琪也好笑,聳聳肩,“我怕他那頭剛收服的獅子吃了我。”

        陳述大笑,“我也怕。”

        “既然都怕,這話就爛到肚子里算了。”沈琪笑道。

        陳述也笑著點頭。

        一行人回了城,天已經黑了。

        葉裳沒回府,而是打馬直接去了一品香茶樓。

        齊舒、陳述、沈琪等人陸陸續續進城后,聽聞他去了茶樓,也想知道今日他一共白請了多少銀子,七千金的賭約能剩下多少是賺的,不約而同地也都去了一品香茶樓。

        茶樓已經停止接客,掌柜的正在清點今日的花費。

        葉裳來到樓前,翻身下馬,獅子也跟在他身后,甩著尾巴跟著他進樓。

        小伙計看到葉裳身后的大獅子,嚇得臉都白了,退也軟了,哆嗦著說不出話來,“葉……世子……獅子……”

        葉裳回頭看了一眼,難得好說話地停住腳步,笑著問,“沒我的準許,它不吃人。”

        小伙計還是嚇得面如土色。

        葉裳見他如此,索性也不進去了,站在門口問,“今天一共花了我多少銀子?掌柜的可算出來了?”

        小伙計結巴地說,“正……正在算……”

        葉裳點頭,“我在這里等一會兒,你進去看看,算出來后出來告訴我。”

        小伙計連連點頭,扶著軟了骨的腿,勉強爬進了茶樓。

        齊舒大笑,“你如今有了獅子,以后怕是這京城的姑娘見了你,更要繞著道走了。就連紅粉樓,怕是都不敢接待你了。”

        葉裳沒趣地說,“這樣的話,豈不是更如了許云初的意?有我比著,京中的姑娘更會喜歡他,他不是最喜歡被京中的姑娘們圍著轉嗎?他更要謝我了。”

        齊舒嘴角抽了抽。

        陳述不屑,“他就算是京中第一公子管什么?孫府小姐的婚事兒一出來,你跟他一樣相提并論,他并不比你有什么優勢。”

        葉裳轉頭看陳述,“我跟他一起相提并論這個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兒,你還計較起來了。”

        陳述看著他,“你是不是睡了三個月睡傻了?那可是堂堂孫府小姐啊,孫大將軍唯一的小女兒,疼如掌上明珠,太后和皇上近些日子一直盯著這個事兒,朝中滿朝文武也都心里長草了,娶了她,代表著什么?那可是……”

        葉裳接過話,“娶了她,就是娶了一只舞刀弄劍的母老虎,我如今有了一頭獅子就夠了,要母老虎做什么?看著她和獅子打架嗎?”

        陳述一噎。

        齊舒大樂,“你這話若是讓孫府的人聽到,娶孫小姐你一準沒戲了。”

        “鄉野長大的女子,不娶也罷,指不定是個什么樣的野丫頭。”葉裳攏攏衣服,“我還想多玩幾年,不想早死。”

        眾人大笑,“有道理。”

        掌柜的拿著賬本從樓里出來,給眾人見禮后,對葉裳說,“世子,一共是一萬一千金整。”

        “什么?”陳述大叫了一聲,拍拍耳朵,看著掌柜的,“我耳朵不好使,聽錯了不成?”

        掌柜的搖頭,“孫二公子沒聽錯,是一萬一千金。”

        “今日這茶樓的人喝的不是茶葉,是金子不成?怎么這么多?”陳述繃起臉,“別以為我們都是敗家子,你就獅子大開口,當心葉裳剛收服的這頭獅子活吞了你。”

        掌柜的作揖,“小人可不敢亂宰世子,實在是今日有一位客人,她打包了十盒天香錦帶走了。”

        陳述一愣,“帶走?”

        掌柜的點點頭。

        齊舒立即問,“什么樣的客人?好大的膽子,打劫打到葉世子頭上了!”

        掌柜的看了葉裳一眼,見他也露出好奇之色,他猶豫了一下,小聲說,“是孫府小姐。”

        ------題外話------

        這是三更,親愛的們,【收藏】【留言】哦群么么,明天見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587.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