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五章有的一拼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五章有的一拼

        蘇府小姐?

        竟然是蘇府小姐!

        葉裳白請喝茶,她打包了十盒天香錦,這……也太不客氣了!

        十盒天香錦就是一萬金,這一天茶樓里人擠人地喝茶,無數人也才喝掉了千金。

        眾人面面相耽。

        葉裳愣了好一會兒,倒是笑了起來,轉頭對眾人道,“如今你們心里平衡了?贏了你們七千金,我還賠進去四千金。比起你們,我今日才是輸得最慘。”

        眾人聞言齊齊地咳嗽起來。

        陳述納悶地道,“這蘇府小姐不是跟蘇大將軍去了邊關嗎?只蘇夫人自己被接回了京,她怎么會在一品樓打包十盒天香錦?”話落,他盯著掌柜的問,“你是不是弄錯了?”

        掌柜的搖頭,“小人絕對沒有弄錯,就是蘇府小姐,小人在這一品香茶樓待了大半輩子,除了看賬本,就屬這識人的本事拿得出手了。蘇府小姐像是剛從外地進京,喝了三盞茶,聽了一會兒說書,在聽聞世子說請客時,便打包了十盒天香錦帶走了。”

        齊舒訝然,“這么說我們那時還在茶樓里喝茶?怎么沒見她?”

        “她在樓下,幾位公子在雅間。”掌柜的道。

        “那你怎么不告訴我們?安的是什么心?覺得這錢好賺是不是?”陳述大怒。

        掌柜的看了葉裳一眼,垂下頭,“小人覺得如今是多事之秋,蘇府小姐身份特殊,還是不要聲張為好。若是傳到了宮里……”

        陳述怒意霎時退去,也看向葉裳。

        葉裳伸手摸摸身邊蹲著獅子的頭,對眾人笑道,“果然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招惹不得,如今你們知道我可不敢娶她的原因了?你們若是也不想娶這樣的母老虎被管制的話,以后見了她,都躲遠點兒。”

        眾人想到價值萬金的天香錦就這么輕而易舉地被她拿走了,深有同感地點點頭。

        陳述問,“如今茶樓里還有天香錦的存貨嗎?”

        掌柜的搖頭,“蘇小姐要求打包茶樓內所有的天香錦,一共十盒新茶,全給她了。今年天香錦只出十一盒,被幾位公子陸陸續續喝了一盒,如今沒了,再想喝天香錦,就得等明年了。”

        沈琪頓時瞪眼,“你那么實誠做什么?就說茶樓里只有一盒給她不就得了?”

        掌柜的嘆了口氣,“蘇小姐對小伙計說,她要所有的天香錦,若是茶樓不如實都給她,以后若是叫她知道天香錦再從茶樓流出來,她就一把火燒了茶樓,讓這間百年的老字號蕩然無存。蘇大將軍府如今威名赫赫,蘇小姐沒在京中就得皇上和太后惦記,別說燒了這茶樓,就是燒了這整條街,怕是也沒人說個不字。”

        “有道理!”齊舒點頭。

        沈琪欷歔,“天!這蘇小姐好狠的心腸!”

        陳述轉頭對葉裳說,“跟你有的一拼。

        葉裳伸手拍拍獅子,看向陳述,“咬他。”

        獅子頓時炸開了毛,撲向陳述。

        陳述連忙拔劍,一竄三長高,上了茶樓的房頂,惱怒地質問葉裳,“你瘋了?讓它咬我做什么?”

        獅子也躍起,要上房頂。

        陳述舉著劍,指著下面,“它若是敢上來,我就殺了它,讓你白訓它一場你信不信?”

        葉裳聞言慢慢抬眼,云淡風輕地瞥了陳述一眼,道,“回來。”

        獅子頓時收了炸開的毛,退回了葉裳身邊。

        葉裳又摸摸它的頭,對陳述說,“開個玩笑。”

        “你這是開玩笑?你是要我的命?我若是跳的慢一點兒,就入他的血盆大口了。”陳述收了劍,跳下房頂。

        “我睡了三個月,醒來見你們一個個跟殘廢一樣,連獵也不會打了,如今幫你恢復一下,若是再廢下去,以后沒的玩了。”葉裳說完,對掌柜的道,“明日上我府上取四千金,其余的找他們要,一人一千金。”

        “是。”掌柜的點頭。

        葉裳轉頭離開了茶樓,獅子跟在他身后。

        “喂,你去哪里?”沈琪喊。

        “回府吃飯,餓死了。”葉裳說。

        “外面吃唄。”沈琪道,“你睡了三個月,好不容易醒了,今日我們總要吃酒啊。”

        葉裳頭也不回地說,“吃酒可以,誰請客,你嗎?”

        沈琪一噎,“輸了你一千金,我手頭緊。”

        “我輸四千金,手頭更緊。”葉裳繼續向前走去。

        “誰讓你揚言要請所有人喝一日茶了?”沈琪翻白眼。

        “一時高興。”葉裳道。

        沈琪徹底沒話了,轉頭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齊齊聳肩,一千金不是小數目,最近怕是手頭都要緊了。

        葉裳走遠,一人一頭獅子消失在街頭。

        齊舒回頭,納悶地問陳述,“剛剛他為什么突然對你發火了?”

        陳述聞言又氣起來,“我就說了一句蘇府小姐和他有的一拼,他就火了,讓獅子咬我。”

        齊舒愣了愣,忽然大笑,“他看起來半點兒也不想和蘇府小姐沾邊。”

        “估計蘇府小姐是個丑八怪。”陳述氣道。

        齊舒搖頭,“我可打聽了,據說蘇府小姐長得天香國色,遺傳了蘇夫人的美貌。”

        “既然遺傳了蘇夫人美貌,估計也遺傳了蘇大將軍的壞脾氣。”陳述道,“不是丑八怪的話,就是個厲害的母夜叉。”

        齊舒聞言更相信后者,點頭,“估計是,所以葉裳聽說皇上有意讓他娶蘇小姐,他才避之唯恐不及。哪怕蘇府再威名赫赫,也不管用。”

        陳述冷笑,“若論威名赫赫,如今的蘇府也不比當年的容安王府?就算容安王府如今敗落了,也不必巴結蘇府,非娶蘇府小姐不可。”

        “也是。”齊舒點頭,“葉裳用不著巴結蘇大將軍,的確不娶也罷。”

        “便宜許云初去。”沈琪嘖嘖兩聲。

        “太后鬧騰了這么多年,皇上早已經不耐煩了。許家一門兩后,卻不知足,還想染指兵權,做夢去。皇上雖然孱弱,卻不糊涂。許云初想娶蘇小姐?除非南齊的江山改了姓。”陳述不屑道。

        “噓,你不要命了,這話也敢說。”齊舒一把捂住陳述的嘴。

        陳述伸手拂開他,“既然沒酒吃,都各自回府。”

        沈琪點頭,“葉裳都回府了,咱們還在這里做什么?走,都回府。”

        眾人點頭,一起離開了茶樓門口,各自回了府。

        ------題外話------

        親愛的們,收藏留言哦。這是新文的動力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588.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