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七章豈不熱鬧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七章豈不熱鬧

        蘇夫人和蘇風暖邁出房門,外面響起一大片“夫人小姐好”的請安聲。

        蘇夫人擺擺手,吩咐道,“丁香和芍藥跟著。”

        “是,夫人。”有兩名俏生生的婢女清脆地垂首。

        蘇風暖隨意地掃了一眼,只見院中丫鬟、婆子、小廝足足有百來號人,被她娘點名的兩名婢女很是眼生,不是舊人,看二人衣著打扮,與尋常婢女不同,身上穿的衣服比尋常人家小姐的衣服穿得都好,顯然是宮里賜下的人。若非她娘非逼著她換了新做的衣服,肯定會被她們比下去。

        蘇夫人轉頭對她說,“我昨日吩咐下人們今早都過來,一是想他們見見你,二是你這么多年不要婢女侍候,如今回京,不比以前,必須要選幾名婢女。本想讓你自己選幾個中意的,沒想到皇上這么快就派人來府中宣你進宮,今日只能作罷了。”

        蘇風暖興趣缺缺,“這等小事兒,娘做主就行。”

        蘇夫人伸手點她額頭,笑罵,“你休想偷懶,自己的人,自己選。”

        “好,那就從宮里回來再說。”蘇風暖揉揉被點疼的額頭,“三哥呢?回府了嗎?”

        “回來了。”蘇夫人哼了一聲,“臭小子,估計還在睡著呢,反正皇上也沒宣他,他不用進宮面圣,由得他。”

        蘇風暖嘟囔,“他身為男兒,真是好命。”

        夫婦人聞言又氣又笑。

        母女二人來到門口,早已經有人備好了車,二人上了馬車,前往皇宮而去。

        馬車上,蘇風暖小聲說,“咱們蘇府如今可是仆從成群了,娘怎么收了這么多人?我爹那一點兒俸祿,可養活不過來。大哥、二哥、三哥還沒娶妻呢,你可別把給他們攢的娶媳婦本搭進去。”

        蘇夫人頓時笑了起來,“放心,沒有他們的娶媳婦本,也會有你的嫁妝。”

        蘇風暖嘴角抽了抽,真是一刻也不忘扯上她。

        “娘回京后,皇上、太后、皇后、貴妃都賞賜了不少,等你爹凱旋回京,估計還會有重賞。如今庫房都堆滿了,養這些人不是問題。”蘇夫人說著,狡黠地看了她一眼,悄聲道,“你爹是個粗人,心地耿直,心思不細,他做大將軍,就是為了南齊百姓,守護疆土。可是一個國家想要立穩,哪能只靠軍權?還要靠內政。十二年前,若非內部有人暗中使用詭計,容安王和王妃也不必在邊境與北周一戰中遇害,你爹也不至于引咎辭官。娘這次回京,任誰送人,來者不拒,也是想著,想要在京中安穩,讓你爹在軍中安穩,無后顧之憂,那么,總不能閉府塞聽。別人的眼線,也能反之利用。”

        蘇風暖好笑,“娘原來打的是這個注意,倒極是一個好方法。”

        “誰送來的人一目了然,知道底細,比這府中再找新人,再去費力查底細,省心多了。”蘇夫人道。

        “娘也是懶人一個。”蘇風暖取笑。

        “臭丫頭,我說你的話,反而又拿來說我了。”蘇夫人笑罵。

        馬車來到皇宮門口,皇上身邊的總管大太監馮盛顯然早已經等候多時了。

        蘇府馬車剛一到,馮盛立即迎上前,“蘇夫人,蘇小姐可來了?皇上盼了一早上了。”

        “來了。”蘇夫人拉著蘇風暖下車。

        馮盛乍看到蘇風暖,愣了一下,“這是蘇小姐?”

        蘇夫人笑著說,“如假包換,正是小女,公公有禮了。”話落,對蘇風暖道,“風暖,還不快給盛公公見禮。”

        蘇風暖屈膝給馮盛見禮。

        “哎呦呦,蘇小姐快免禮,讓您給老奴見禮,可真是折煞老奴了。”馮盛臉色堆起笑容,連忙避讓開,笑呵呵地道,“老奴早就聽聞蘇小姐遺傳了蘇夫人的美貌,可是沒想到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比蘇夫人年輕時,還要美上三分,乍一看,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樣,把老奴的眼睛都看出針眼來了。”

        蘇風暖看他一張老臉,笑出了滿臉褶子,有些好笑。

        蘇夫人卻是聽得心花怒放,她最受不住的就是人家夸她的女兒,也笑成了一朵花,“公公真會夸人,一句話夸了我們娘倆,讓我這心里跟吃了蜜一樣的甜。”話落,她從袖中拿出一盒天香錦,遞給馮盛,悄聲說,“這一盒天香錦是風暖從外面帶回來的,不知道打劫誰的,公公不嫌棄的話,就笑納了!”

        “哎呦,天香錦一盒千金,這可舍不得,夫人還是留著,給老奴是糟蹋了好茶。”馮盛連忙推拒。

        “我知道公公也愛喝這個,與我是同道中人,就不要推辭了。”蘇夫人硬塞到了他手里。

        馮盛確實愛茶,見蘇夫人硬塞到他手里,自然舍不得再不要,連忙收了起來,悄聲道,“夫人離京這么多年,沒想到還記著老奴愛喝茶。皇上今年才得了五盒天香錦,自己留了兩盒、給了太后一盒、皇后一盒、月貴妃一盒。這天香錦最是珍貴稀缺,老奴謝過夫人了。”

        “這些年蘇府能干凈無一塵,全仰仗公公辛苦照看打掃。再說我與公公的交情,就不必言謝了。”蘇夫人笑著道,“這臭丫頭她這些年在外瘋跑,手里多的是好東西,都不知道是從哪里打劫的。公公若是有什么淘弄不著的玩意兒,只管跟她說,讓她給你弄去。”

        馮盛立即看向蘇風暖,笑道,“老奴聽聞蘇小姐自小跟隨大將軍學武,端的是好功夫。可是,這樣看的話,明明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可人兒,哪里像夫人說的在外面瘋跑了?”

        “公公可別被她的表象蒙蔽,這是個能上房揭瓦的混丫頭。”蘇夫人悄聲說,“跟哥哥們打架,上山抓泥鰍,下水里摸魚,拗老僧的眉毛,拽老道的胡子,什么她都干過……”

        蘇風暖嘴角猛抽,實在聽不下去了,伸手拽蘇夫人袖子,“娘,您怎么什么都說,也不怕盛公公笑話您教女五方?”

        蘇夫人還沒說話,馮盛連連笑道,“老奴是自己人,女兒家活潑才是好事兒,皇上也喜歡活潑的小姑娘。”話落,道,“皇上一早下了朝就等著見蘇小姐,老奴這就帶夫人和小姐去見皇上。”

        蘇夫人拍掉蘇風暖拽著她袖子的手,頷首。

        馮盛頭前帶路,一邊走,一邊悄聲說,“因皇上和太后各有屬意葉世子和小國舅,爭執不下,如今這兩日二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明里暗里斗法,正鬧著別扭,皇上今日沒去太后宮里請安。皇后今兒一早打了祺貴人,只因祺貴人昨日身子不適,皇上本來已經翻了林貴人的牌子,卻撇下林貴人,去看了祺貴人。皇后惱怒,以祺貴人假裝不適勾引皇上為名,打了祺貴人,將祺貴人的臉都打腫了,月貴妃護表妹,知道此事,也動了肝火,拉著被打了的祺貴人去找皇上,皇上惱怒之下,關了皇后禁閉,讓她閉門思過。”

        蘇夫人點點頭,對宮里的事情知曉了個大概。

        蘇風暖想著這天家的事兒聽著可真叫個亂。這京城明里暗里,不是云來就是雨來,有時候怕是再加上電閃雷鳴。也難為她娘舍得送出一盒天香錦給這盛公公拉近關系了。盛公公是皇上身邊的大總管,攏住了他,就能被照應幾分,對宮里的事兒知曉個七七八八,要想在這京城里安穩立足,還真是少不了宮里有個自己人。

        “今日皇上除了宣蘇小姐,還宣了容安王府的葉世子進宮,如今葉世子還沒來。”馮盛又悄聲道,“太后聽聞后,也宣了國丈府的小國舅,如今小國舅也還沒來。”

        蘇風暖聞言蹙眉,他們二人也來,那今日豈不是熱鬧了?

        ------題外話------

        親愛的們,收藏留言哦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590.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