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八章鳳駕攔截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八章鳳駕攔截

        馮盛見蘇風暖聽到葉裳和許云初也要進宮,卻沒什么小女兒該有的嬌羞表情,心底暗贊。

        蘇夫人到底是關心女兒婚事兒,聞言立即悄聲追問,“皇上和太后雖然各有屬意,但不知那兩位公子是個什么心思?公公可知否?”

        馮盛搖頭,“這兩位公子啊,都不是一般的主。不好說。”

        “怎么不一般?”蘇夫人追問,“公公在皇上身邊多年,論識人看人,我最信得過你。”

        馮盛想了想,道,“小國舅自不必說,太后、皇后、許家都極其看重他,是許氏未來支撐門庭的后繼之人,小國舅本身也滿腹才華,文武雙全,無數女子心中偷偷傾慕,即便媒婆踏破了許府的門檻,都難說這一樁好媒。無論身世、才華、品貌、品性,都是上上之選,沒人能挑出毛病來。皇上雖然不屬意他,但卻也說不出他不好來。說白了,無論什么都太好了。”

        蘇夫人點頭。

        “另一位葉世子,身世自是不必說,容安王府唯一遺留的血脈,皇族血統,身份尊貴。但因自小失孤,無論是從性情,還是品性,以及行事,都如外界傳言一般,荒唐無稽。令人頭疼。說白了,就是無論什么,都太不好了。”

        蘇夫人嘆了口氣,“我家將軍一直為當年王爺、王妃之死耿耿于懷,葉世子是個可憐的孩子。”

        馮盛聞言點頭,“葉世子的確是可憐,但老奴看,他也不是傳聞中所說的一無是處。樣貌沒得挑,清俊無雙是其一;哄皇上也沒得挑,一年到頭,告他的狀子,彈劾他的奏折,堆成山一樣,可皇上跟看不見似的,任由他去,是其二。還有沒有別的優點,老奴就不敢說了。但與夫人說一句掏心的話,老奴雖然是侍候皇上的人,但這兩位主,可是誰都不敢得罪,見了面,都要畢恭畢敬的。”

        蘇夫人頷首,心下打著思量。

        馮盛又壓低聲音道,“夫人也知道,多年來,皇上一直尊重太后,即便皇后有些不是,皇上也不會過于苛責。但今日沒去給太后請安,又發作了皇后。這一回,皇上似乎鐵了心了。”

        蘇夫人嘆息,“這么多年,皇上也不易。”

        “是啊。老奴在皇上身邊,看的最是清楚明白。”馮盛又道,“所謂神仙斗法,小鬼遭殃,老奴這些時日,就處在這水深火熱中。如今蘇小姐回京了,怕是更會加個更字。這火一燒起來,就難熄滅。夫人和小姐雖然有蘇大將軍在頭上頂著天,但還是要小心些為是。”

        “公公所言極是。”蘇夫人點頭。

        “今日皇上在御書房召見。”馮盛覺得提點得差不多了,便打住話。

        蘇夫人一怔,“御書房不是召見朝中文武大臣的地方嗎?皇上怎么會在那里等著?不該是在御花園嗎?”

        “皇上說蘇夫人和蘇小姐與別府的夫人小姐不同,特意恩準在御書房召見。”馮盛別有深意地道,“這是皇上對蘇大將軍的恩典,也是對蘇小姐婚事兒的看重。”

        蘇夫人了然,看向蘇風暖,面上攏起凝重之意,想著今日怕是不能善了。

        蘇風暖倒是沒多在意,她昨日回京,在一品香茶樓聽了一場說書時,心里就有了準備。

        若說天下是一盤大棋,京城是一盤小棋,這皇宮就是棋中棋。

        皇上執棋,太后也執棋,朝中文武大臣亦執棋亦做棋。

        蘇府如今就是棋盤的中心,而她很不幸地成為了棋盤最中間的那顆棋子。

        但是棋子就一定好擺布嗎?

        她可不這么覺得。

        蘇夫人見蘇風暖面上云淡風輕,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她用只有兩個人聽見的聲音對蘇風暖說,“御書房向來是后宮女子不能踏足之地,皇上今日特意在御書房召見你,看來是故意避開太后,讓太后不得見你,提前斬奏了這樁婚事兒。皇上今日怕是要娘和你當面點個頭,圣旨一旦下了,太后也無法。”

        “娘不必擔心,皇上吃葷,太后也不吃素,御書房還有一段路,太后宮里如今早得到消息了,我們能不能進御書房,還難說。”蘇風暖也用只有兩個人聽見的聲音說,“雖然皇權比天高,太后自詡是天上天,但江山畢竟不是一人兩人說了算的。葉世子和小國舅也不見得就是任人擺布之人,女兒的婚事兒也沒那么容易就被誰定下,娘緊張什么?”

        蘇夫人聞言覺得有理,頓時放寬了心。

        馮盛引著二人向御書房而去。

        六月雖然酷暑難耐,但皇宮處處被放了冰,偶爾有絲微風吹來,有些許涼爽之意。

        果然如蘇風暖所料,還沒到御書房,斜側就走來了一群人,儀仗隊抬著鳳駕,浩浩湯湯。

        馮盛立即道,“是太后的鳳駕。”

        蘇夫人連忙打起精神。

        蘇風暖抬眼看去,雖然料到太后不會坐以待斃,但也沒想到這么快就來了,而且親自來攔截,可見她與皇上真是到了分寸不讓的地步了。

        不多時,鳳駕來到近前。

        馮盛連忙跪地,“奴才給太后請安!太后萬壽康泰!”

        蘇夫人拉著蘇風暖跪下,“太后萬福金安!”

        幔簾挑開,宮女扶著太后下了鳳駕,太后冷哼一聲,“馮盛,你是巴不得哀家早點兒死?還萬壽康泰,從你嘴里說出來,哀家如今聽著都唇寒齒冷。”

        馮盛頭快低到地面上了,連忙惶恐地道,“太后,老奴可是……”

        “行了,你別說了,你說話哀家不愛聽。”太后粗暴地打斷他的話。

        馮盛頓時收了聲。

        太后向前邁了兩步,惱意和盛氣凌人霎時一收,看著地上跪著的蘇夫人和蘇風暖,和顏悅色地笑道,“蘇夫人以后見到哀家,就不必行此大禮了。快起來!”

        蘇夫人站起身,連忙謝恩,“太后厚愛,妾身見了太后,如金光照面,怎敢不行大禮?”

        “瞧瞧,你還跟以前一樣,這張嘴見到哀家,就跟吃了蜜一樣的甜,會說話。”太后笑開,目光落在蘇風暖身上,溫和慈愛地道,“這位就是風暖?快起來,哀家可是念叨你好些時候了,總算把你盼進京了,快過來,讓哀家好好瞧瞧。”

        蘇風暖站起身,只見面前的太后身穿紫金色廣袖上衣,配紅紫色織錦鳳裙,周身繡鳳尾花紋,雖然滿面慈笑,但眉目精光,氣勢華貴逼人,真如金光照面,讓人不敢直視。

        她只看了一眼,就垂下頭,心思微轉,踱步走過去,剛走兩步,踩到了裙擺,驚呼一聲,整個人向前撲去。

        “風暖!”

        蘇夫人大驚失色,連忙伸手去扶,什么也沒扶到。其余人也是相扶不及,眼看她就要撞上太后,齊齊驚呼。

        太后臉色頓時白了,這要被她撞上,她這把老骨頭,哪里經得住?

        千鈞一發之際,蘇風暖身子忽然斜斜翻起,在三丈高的半空中打了個回旋,翻滾了兩翻。眾人眼前一花,她穩穩地落在了地面上。

        ------題外話------

        入冬了,還沒有暖氣,碼字好冷

        還沒有放入書架收藏的親們收藏哦每天要來留言哦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591.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