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十二章迫在眉睫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十二章迫在眉睫

        皇帝沒坐玉輦,馮盛早已經命人備好了馬車,皇帝獨自上了馬車。

        蘇夫人拉著蘇風暖也隨后上了車。

        馬車上,蘇夫人見蘇風暖笑得沒心沒肺的樣子,伸手惡狠狠地點她額頭,“死丫頭,你是怎么答應我的?明明說好在皇宮里不準打架,怎么在太后面前動起手來了?還這副……”說著,嫌棄地看著她,“衣服都撕了,像個什么樣子?”

        蘇風暖拿掉蘇夫人的手,小聲說,“娘,我本來是想試試太后,沒想到太后那么不禁嚇,后來和她頂撞起來,也是沒辦法,若是不那樣做,太后可就把我留在皇宮里教導了啊。皇宮里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骨頭,您舍得我被留在皇宮嗎?”

        蘇夫人放下手,“自然不舍。”

        “這不就得了?當時我看您都沒辦法了,急得直看我,盛公公想要幫忙,可惜太后以身份壓人,要動手打他。我也是迫不得已出此下策。”蘇風暖嘆了口氣,看著身上的衣服,“哎,好好的一件衣服,被撕了,怕是有千兩銀子?我也怪心疼的呢。”

        蘇夫人被氣笑,“心疼你還撕?這件衣服何止千兩銀子?娘最喜歡了,被你就這么給撕了。但比起你的名聲來,千兩銀子的衣服倒是小事兒了。這回你在皇宮、在太后面前撒野的消息估計過不了今晚就會傳出去,到時候看誰還敢娶你。”

        蘇風暖好笑,“我不在太后面前撕衣服、打架、裝斯文,我的名聲就好了嗎?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任誰出去打聽,就知道我是個野丫頭了。”

        蘇夫人更是被氣笑,伸手敲她腦袋,“我怎么生了你這么個女兒?你爹雖然是大將軍,但若是不打仗時,他比教書先生還斯文有禮。最新最快更新娘出身學士府,最是講究禮儀閨訓。怎么到你這,半點兒沒遺傳我們的優點?”

        蘇風暖聞言笑得直打跌,“我爹斯文嗎?我可記得很多時候娘的脖子上都被他種梅花呢。”

        蘇夫人聞言臉騰地紅了,劈手就打,同時罵,“死丫頭,你……真是不知羞!”

        蘇風暖躲避,看著蘇夫人紅彤彤的臉,更是笑得幾乎岔氣。

        母女二人在車廂里鬧作一團。

        皇帝聽到后面馬車內傳出的笑鬧聲,也忍不住笑了笑。

        馮盛也笑著悄聲說,“蘇夫人和蘇小姐看起來不像是母女,倒像是姐妹。”

        皇帝笑著點頭,問,“葉裳今日在做什么?至今還沒聽宣進宮?”

        馮盛道,“葉世子據說又喝了三日醉,睡著呢,別說今日,明日也進不了宮。”

        皇帝聞言被氣笑,“這個葉裳,他的好酒倒是挺多。趕明兒朕下一道旨意,他再喝三日醉、半月醉、一月醉、三月醉的話,干脆朕就賜他一瓶永生醉,讓他醉死算了。”

        馮盛捂著嘴笑,“葉世子愛酒,若是不讓他喝,估計會被憋瘋。”

        “憋瘋也比整日醉好。”皇帝道,“朕想找他時,宣旨都不管用,他整日拿醉酒搪塞朕。不帶兵去邊關也就罷了,如今連蘇府小姐也不見。他是打算一輩子不娶妻了?”

        馮盛聞言壓低聲音,“今日蘇小姐在太后面前所作所為,不得太后青眼,太后怕是早先打好的主意又猶豫了。畢竟太后疼寵小國舅,定然覺得蘇小姐配不上小國舅了。”

        皇帝冷笑,“太后是不知足,這么多年,看朕忍讓,愈發得寸進尺。許氏一門出兩后,已經如此顯赫了,朕不明白,她還求什么?難道讓朕把這龍椅讓給許家不成?許云初好是好,但天下也不止他一個好的。”

        馮盛嘆了口氣,“太子若是身子骨硬朗就好了,皇上也不必如此累心了。”

        “別提太子了,你提他,朕更累。”皇帝揉揉眉心,“朕以為月貴妃雖然有些小脾性,但明曉大理,如今一看,實在差矣。朕當初真不該心軟答應將太子讓她撫養,真該自己帶在身邊教導。如今說什么也晚了。”

        “這些年,皇宮如虎穴,月貴妃也是怕太子有個閃失,護得緊了些。”馮盛道。

        皇帝長嘆,“確實也不怪她,皇后善妒,朕是被皇后害了。但母后卻半絲不體諒朕,朕有時就不明白了,到底是兒子親,還是娘家親?讓她如此一心向著娘家?半絲不考慮南齊江山。”

        馮盛一時不知該說什么,索性不接話了。

        “朕不知道這副身體還能支撐幾年,有些事情,是真的迫在眉睫了。”皇帝又道。

        馮盛只能道,“皇上要保重龍體,您定能萬壽無疆,往后日子長著呢。”

        皇帝嗤笑,“這話說著好聽,聽著也好聽,但事實可未必如此。”

        馮盛又深深嘆了口氣。

        馬車來到大學士府,馮盛下了車,上前叩門。

        角門內有人探出頭,看了一眼,嚇了一跳,連忙打開了大門,跪地見禮。

        皇帝擺擺手,回頭見蘇夫人和蘇風暖下了車,便抬步進了府。

        蘇風暖挽著蘇夫人胳膊,小聲說,“娘,我是不是先回府換身衣服再進去?”

        蘇夫人笑看著她,“你是怕你外公見了你的樣子訓你?”

        蘇風暖垮下臉,“是啊,外公板起臉訓斥人的樣子好可怕啊!”

        蘇夫人冷哼,“活該!”

        蘇風暖搖晃她胳膊,“娘,我先回府去換衣服好不好?”

        蘇夫人剛要再說話,抬眼見府內有人匆匆走了出來,她笑著說,“晚了。”

        蘇風暖也看見了,頓時扶額,后悔只顧著和她娘笑鬧了,竟然忘了外公不喜歡看到她不端莊的樣子,一時間臉皺成了苦瓜。

        “老臣不知皇上駕臨,有失遠迎,皇上恕罪!”大學士王祿帶著人匆匆而來,下跪見禮。

        皇帝上前,伸手扶起他,“大學士免禮,你近來編修史傳,想必十分辛苦,都累瘦了。快起身。”

        王祿站起身,奇怪地道,“皇上今日怎地突然過府了?也不事先派人知會老臣一聲,讓老臣也好有所準備。”

        皇帝笑道,“今日事發突然,朕也是臨時起意,讓蘇夫人和蘇小姐陪朕來看看你。”

        王祿畢竟在京城多年,聞言頓時猜出幾分,看向蘇夫人和蘇風暖,當看到蘇風暖頭發松散、裙擺撕裂了,身上有幾條劍痕,雖沒刺破衣服,但也劃出了口子,他頓時瞪眼。

        蘇風暖硬著頭皮上前給外公外婆請安。

        王祿哼了一聲,訓斥道,“不成體統!”

        蘇風暖露出乖巧討好的笑。

        “皇上,里面請。”王祿請皇帝入內,同時對一旁吩咐,“夫人,你帶著小丫頭進內院換衣,給換一身像樣的衣服,這樣成什么樣子。”

        老夫人點點頭,不同于王祿板著的臉,眉眼歡喜地對蘇風暖招手。

        蘇風暖如蒙大赦,連忙跑了過去,挽著外婆,進了內院。

        ------題外話------

        親愛的們周末愉快~

        收藏留言~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595.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