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十三章不嫁也罷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十三章不嫁也罷

        王夫人帶著蘇風暖走入內院,給她找了嶄新的衣裙換了,才拉著她詢問。

        蘇風暖一五一十地將今日在宮內發生的事情說了。

        王夫人聽完,對她責備地道,“你這孩子,怎么為了不進宮接受太后教導,為了維護馮盛,而開罪了太后呢?如今在太后心里落下了不好的印象不說,今日之事傳揚開,你的名聲可就完了。”

        “外婆,今日之事不傳揚開,我也沒什么好名聲啊。”蘇風暖好心提醒她。

        王夫人一聽樂了,伸手點她額頭,“你呀,就是淘氣,跟個男孩子似的跟著你爹跑去邊關,如今又跑回來,比去年見你,人都瘦了。”

        蘇風暖嘟嘴,提著裙擺,秀眉擰著,靠在王夫人身上蹭,軟聲軟語地說,“外婆,這衣服好繁瑣,皇上既然已經答應我可以簡單著裝了,您給我換一件,不穿這件好不好?”

        王夫人搖頭,“不行,稍后你外公要是見你不成規矩,又要訓你了。”

        蘇風暖嘆氣,“外公老古董,還不如皇上開明呢。”

        王夫人好笑地拍拍她,“走,別讓皇上久等,他今日出宮來王府,也是為了避開太后找你說話。”

        蘇風暖點頭,提著裙擺,跟著王夫人出了內院。

        來到前廳,王祿正陪著皇帝說話,見王夫人帶著蘇風暖來了,看了蘇風暖一眼,見她提著裙擺,規規矩矩,像個大家閨秀的模樣,面色才稍好。

        皇帝笑看著蘇風暖,頷首,“小丫頭還是這個模樣看起來不錯!”

        王祿哼了一聲,“她不禁夸,自小就沒個形樣,皇上夸她的話,她一準尾巴翹起來。

        蘇風暖嘴角抽了抽,暗自腹徘,她又不是狐貍,翹什么尾巴?

        皇帝大笑。

        王夫人嗔了王祿一眼,“老爺每次見暖兒,都擺出一副嚇人的樣子,讓小丫頭見了你,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讓她這兩年都不敢回京來這府里了。去年,我實在對她想念得緊,沒辦法還是自己出京去看的她。”

        “你們都慣著她。”王祿繃起臉,對蘇風暖道,“如今回京了,言行舉止,就要有大家閨秀的做派。免得傳出去,被人笑話。”

        蘇風暖想著外公估計還不知道今日宮里的事兒,默默地向王夫人身后靠了靠。

        蘇夫人好笑地看了蘇風暖一眼,沒言聲。

        皇帝也覺得好笑,遂轉了話題,對王祿詢問,“朕打算給小丫頭賜婚,王大人可有中意的人選?”

        王祿看了蘇風暖一眼,見她豎起耳朵,他捋了一把胡子,哼道,“皇上抬舉她了,她還是個毛丫頭,自己還沒長大,成什么婚?這些年,她爹娘縱容,在外面野慣了,如今回京,誰還愿意娶她?就在府中多養幾年,調教好了再說。”

        蘇風暖霎時大喜,從王夫人身后出來,跑到王祿身邊,十分狗腿地給他捶肩,點頭如搗蒜,“外公說得太對了。”

        王夫人失笑。

        蘇夫人笑著瞪了蘇風暖一眼。

        王祿雖然面上嘴里嫌棄蘇風暖,但對于她主動給他捶肩討好,還是十分受用,連哼聲都柔和了許多。

        皇帝聞言笑了笑,“小丫頭如今正值好年華,雖然看著沒長大,但年歲卻是到了。就算不成婚,先把婚事兒定下也可。”

        王祿聞言點頭,“皇上所言,也有道理。”

        蘇風暖手一頓,捶肩的動作慢了半拍。

        皇帝又笑道,“太后屬意國丈府的小國舅,怕是不會輕易打消念頭。小國舅確實文武雙全,沒得挑。大學士以為如何?”

        王祿沉下心思,思索道,“國丈府一門出兩后,禮數教養規矩極多,怕是不適合小丫頭。”

        皇帝點頭,“朕也是基于這個考量,所以,覺得小國舅不合適。放眼朝中,滿朝文武大臣府邸,或多或少都有些規矩。只有容安王府,只葉裳一人,規矩都被他給廢了,到沒什么規矩可言了。葉裳年長小丫頭一歲,家世、年歲都適當,至今未曾娶親,也未有婚配,府中更沒有通房侍妾,朕已經找人核對了兩人的生辰八字,天作之合,他是個合適人選。”

        王祿聞言道,“皇上考慮得極是。”

        蘇風暖頓時用力地捶了兩下。

        回頭看了她一眼,她手下力道頓時輕了,討好地對他一笑。

        王祿又道,“不過,葉世子素來荒唐無稽,任性非為,眾所周知。而這小丫頭,又野性得很,自小舞刀弄劍,與人一言不合就動武,若是將他們二人湊在一塊,將來怕是不得安寧。也不算一樁好姻緣。”

        蘇風暖連忙給外公揉肩,力道是她特意學過的手法,極為舒適。

        皇帝頷首,“這倒也是一個問題。”

        王祿又道,“北周兵馬剛退去,還不知是否會卷土重來,蘇澈據說受了重傷,還在邊境安撫傷軍打理戰后諸事,順便養傷,短時間內怕是還不能回京。皇上和太后雖然各有屬意,但蘇澈就這么一個女兒,對于她的婚事兒,想必也有自己的考量,老臣也不能給他這個為人父的人做主張。皇上不如等他回京,與他商議之后,再擇人賜婚。太后也是有憂國憂民之心,想必也能體諒,知道此事不能操之過急,免得好事成壞事。”

        皇帝聞言點頭,“大學士言之有理。既然如此,此事暫且先作罷,等大將軍回京再議。”

        “正是。”王祿點頭。

        蘇風暖對蘇夫人擠了擠眼睛,想著姜還是老的辣。

        外公幾句話,便將皇上賜婚的心思暫且打住了。他隱晦的意思是,皇上若是直接下旨,不但大將軍不滿,太后更不滿,逼急了太后,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兒來,太后動手,輕則朝局震蕩,重則危急江山,到時候可不是好事變壞事嗎?

        此事商定后,皇上又在大學士府中坐了片刻,便起身離開了。

        王祿帶著人送皇上出府,見他的馬車并沒有回宮,而是轉了道,向東街而去,他瞇了瞇眼睛,對蘇夫人問,“京中關于太后和皇上要給小丫頭賜婚的傳言也傳了許多時日了?如今也該傳到邊關了?”

        蘇夫人點頭,“是,爹,如今將軍該聞到傳言了,另外女兒也給他去信說了此事。”

        王祿道,“蘇澈這么多年,一直對十二年前之事有愧,皇上屬意葉裳,他怕是沒意見。”

        蘇夫人嘆了口氣,“容安王和王妃之死,一直是大將軍的心結。”

        王祿哼道,“當年若非有內鬼泄露軍情,容安王和王妃也不至于死在邊關。不過,愧疚歸愧疚,兒女婚事兒歸婚事兒,一碼歸一碼。”

        “爹是覺得小國舅和葉世子沒一個妥的?”蘇夫人壓低聲音問。

        王祿點頭,“都不是省油的燈,不嫁也罷!”

        蘇風暖聞言“撲哧”一下子樂了,“外公最好了。”

        王祿扭頭看她,板下臉,對她道,“聽說今日你在宮里,太后面前,動手胡鬧,開罪了太后?可有此事?”

        蘇風暖嚇了一跳,立即看向王夫人。

        王夫人搖頭。

        蘇風暖想著也是,外婆一直跟她在一起,沒見到她說與外公聽,她立即看向蘇夫人。

        蘇夫人也搖頭。

        王祿哼道,“你不用看她們,不是她們告訴我的。若是連皇宮有點兒風吹草動我都不知道,閉目塞聽的話,我的官就不必坐了。”

        蘇風暖聞言頓時崇拜地看著外公,所謂身在廬中而知天下,厲害啊!

        王祿倒沒責備她,而是道,“你今日倒也做得沒錯,太后有猶豫才是好事兒,否則以她的急性子和皇上如今鐵了的心對起來,對你沒好處,對蘇府也沒好處。不過以她的脾性,怕是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從今日起,你就留在學士府,我命人教導你禮儀規矩,太后知道你在學規矩,短時間內,暫時也想不出什么法子將你弄進宮處置。”

        蘇風暖聽說要學規矩,立即垮下臉,不過待在學士府比被弄進宮處置好多了。

        ------題外話------

        周末愉快

        收藏留言哦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596.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