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十七章不必客氣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十七章不必客氣

        容安王府仆從雖多,葉裳雖然在外面喜歡胡鬧,但在府中的時候卻喜歡清靜,是以,府中的仆從都不會大聲喧嘩吵鬧,各干各的活,偌大的王府很多時候都會顯得十分清靜。

        仆從走后,葉裳一直沒出屋,歪在軟榻上,桌案上放著的吉服也并沒收起。

        窗外陽光照進來,大紅的錦繡華裳被陽光一打,泛出閃閃光華,使本就明亮的室內更是映襯得褶褶生輝,將葉裳的衣服似乎也映襯得顏色艷了些。

        一個時辰后,有管家來問,“世子,景陽侯府的三公子遣人來問,獅子可否好了?問您能去掛月樓了嗎?”

        葉裳抬眼向外看了一眼,懶洋洋地道,“你去回話,就說獅子沒好,我沒心情,不去了,讓他們玩。”

        管家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葉裳看向桌案上的衣服,秀眉凝定了片刻,對外面喊,“千寒。”

        “世子。”千寒推門而入。

        葉裳指指桌案,“收起來。”

        千寒點點頭,規規矩矩地將衣服疊好,小心地用包裹包好,收在了衣柜里,落了金鎖。

        葉裳揉揉眉心,“宮里這幾日鬧的可還熱鬧?”

        千寒搖頭,小聲說,“自蘇府小姐進宮那日后,皇后至今依舊被皇上關著閉門反省,太后這次也沒管皇后,由著皇上罰她。太子又病了,月貴妃日夜照看著,不敢放松。皇上從那日來了咱們府回宮后,也沒去看太子,只命太醫好好看診用藥。這十多日宮里十分太平。”

        葉裳放下手,“那許云初呢?他這兩日在做什么?”

        千寒看了他一眼,道,“昨日許小姐的舊疾發作了,小國舅帶著她出城去靈云寺了,今日似乎還沒回來。”

        “嗯?”葉裳瞇起眼睛。最新最快更新

        千寒看著他,壓低聲音,“據說國丈府的紫木草用完了,小國舅再無他法,只能帶著她去求靈云大師了。”

        葉裳神色淡淡,“靈云還能尋到辦法?”

        千寒道,“這些年,靈云大師一直在閉關鉆研醫術,不久前才出關,世子一年沒去靈云寺了,興許靈云大師已經尋到辦法了也說不定。”

        葉裳笑了一聲,聲音聽不出什么情緒。

        千寒看著他,試探地問,“快到王爺和王妃的祭日了,世子今年打算什么時候去靈云寺?每年世子都和嬤嬤一起前去,今年嬤嬤和王府的夫人以及蘇府的小姐一起去了。”

        葉裳凝眉,“我竟忘了,她們今日也去靈云寺了。”

        千寒點頭,“剛剛出城不久。屬下打探了,只有王夫人、嬤嬤、蘇小姐,帶了些護衛。再沒別人,蘇夫人沒跟著。”

        葉裳向窗外看了一眼,吩咐,“去備車,帶上小獅,立即啟程去靈云寺。”

        千寒點頭,“那掛月樓那邊……”

        “若他們有人來問,就說小獅病得厲害,非靈云大師不能救。”葉裳擺手。

        千寒點頭,連忙去收拾備車。

        半個時辰后,葉裳帶著小獅、大白、千寒,又帶了幾個侍衛,離開了容安王府出了京。

        掛月樓上,齊舒無意地回頭瞅了一眼,大喊,“喂,你們快看,那是容安王府的馬車?”

        十多人齊齊轉頭看向窗外。

        沈琪奇怪地道,“看來是要出城?小獅不是病了嗎?葉裳要去哪里?”

        “來人,快下樓追上他問問。齊舒立即喊人。

        有人連忙跑下樓,追上容安王府的馬車。

        前面那輛車并沒有因為有人追出來而停下,隨扈的隊伍中有侍衛給回的話。

        那人連忙上樓稟報,“回公子,據說葉世子的那頭獅子病得嚴重,非靈云寺的靈云大師不能治,葉世子帶著獅子匆忙啟程去靈云寺了。”

        眾人恍然。

        齊舒嘆氣,“靈云寺距離京城五十里地,說遠不遠,但也不近,葉裳又是懶人,他這回帶著小獅子去,他父母祭日之前估計不回京了。”

        沈琪嘆氣,“今日可是我的生辰,真是人不如畜生,他不陪我過生辰,卻陪著畜生去看病。”

        齊舒大笑,“你還真不如畜生。”

        沈琪伸手給了他一拳,回頭對眾人放話,“他去他的,我們繼續玩我們的,告訴你們,今日不把好酒喝光了,不罷休。”

        齊舒點頭,“好啊,我們豁出去了,舍命陪君子,不醉不歸,只怪葉裳他沒口福。”

        眾人繼續熱鬧起來。

        靈云寺雖然不是南齊第一大寺廟,但因曾有僧兵上陣保家護國立下大功被封誥的恩賞,又因距離京都近,香火鼎盛,善香信佛者眾,尤其是這一代,寺中出了一位靈云大師,精通醫術,太醫看不了的病,在靈云大師手里就能妙手回春。是以,皇室宗室朝野官員都甚是推崇,使靈云寺成為了南齊最負盛名的寺廟。

        寺中藏書萬卷,僧眾非六根清凈者不能入其門,擇選精湛,寺中雖僧士不多,只百多名,但各個出類拔萃。靈云寺守護極強,無人敢在寺中惹事生事。

        皇室宗親,朝野家眷,官戶鄉紳,市井百姓,都愿意多走遠路,到靈云寺上香。但大多時候,還是貴族往來者多。市井百姓大多時候都避開貴族家眷上香之時偶爾來往。

        蘇風暖剛一上車便睡著了,且睡得香甜,王夫人心疼外孫女,不想顛簸吵醒她,特意吩咐隊伍放慢行程,天黑之前趕到就行了。

        走了大約一個時辰,后面有一隊車馬追了上來。

        有人稟報王夫人,“夫人,后面是容安王府的馬車。”

        王夫人一怔,疑惑地問,“車上坐的是葉世子?”

        那人搖頭,“還不知。”

        劉嬤嬤立即道,“快去問問,是小裳嗎?”

        那人連忙去了。

        不多時,那人回話,“回嬤嬤,是葉世子。”

        王夫人奇怪地道,“葉世子這是也要去靈云寺?”

        “先停車,問問他。”劉嬤嬤笑呵呵地說。

        王夫人點頭,吩咐人停車。

        不多時,容安王府的車馬來到近前,前面一輛馬車停住,葉裳挑開簾幕,懶洋洋地對王夫人和劉嬤嬤打招呼,“夫人好,嬤嬤好。”

        王夫人含笑點頭。

        劉嬤嬤立即和藹親近地問,“小裳,你這是也要去靈云寺?”

        葉裳頷首,“小獅病了,非靈云大師不能救。”

        “小獅是誰?”劉嬤嬤奇怪地問。

        “是我剛馴服的一頭獅子。”葉裳道。

        劉嬤嬤嚇了一跳,“你什么時候馴服了一頭獅子?”

        “就在前幾日。”葉裳回話。

        劉嬤嬤點點頭,連忙擺手,“病得很嚴重嗎?那你快先走!我們不急。”

        葉裳抬眼看了一眼天色,道,“靈云寺多年沒修葺了,今年因為要大做法事,據說前些日子正在大肆整修,不知道如今修葺完沒有。若是沒修葺完,寺內怕是不能落宿居住。”

        劉嬤嬤一愣。

        葉裳看向王夫人,“夫人帶的隨從眾多,可提前給寺中主持打過招呼了?”

        王夫人點頭,“打過招呼了,不過隨從帶的是多了些,是我疏忽靈云寺修葺這件事兒了,若是沒地方住的話……”她也看了一眼天色,有些犯難。

        葉裳建議道,“我聽說夫人在靈云鎮有農莊,不如今日前去農莊落腳,我因給小獅治病,必須得去靈云寺,待我到那里打探一番,若是修葺好了,能容納這么多仆從入住,我派人知會夫人如何?”

        “這……”王夫人微微猶豫,“這樣太麻煩葉世子了。”

        葉裳還沒說話,劉嬤嬤連忙笑呵呵地道,“不麻煩不麻煩,小裳自小是我看著長大的,夫人跟他就不必客氣了。”

        王夫人聞言也笑了,“既然這樣,我們就先去靈云鎮,我也好久沒去農莊走走了。靈云鎮就在靈云寺山腳下,想要上山也方便。”

        “正是。”劉嬤嬤笑著點頭。

        葉裳見二人說定,便不再多言,落下了簾幕。

        容安王府的車馬越過王府的隊伍快速地向靈云寺而去,不多時,便走得沒了影。

        ------題外話------

        作品授權狀態已改,一切功能都可以操作了。27號開文當天留言區的活動已經發放獎勵。當天參與活動留言的親們查看會員號查收哦。愛你們,群么噠

        還沒放入書架收藏的親們,收藏哦,多多留言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0189600.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