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一百九十九章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南齊江山志》記載,江南最后一戰,蘇皇后針對北周兵馬制定了空前絕響的九九歸一連環計,九路兵馬齊出,掌控了以斷口山和奇峰峽道為界的方圓百里之地,北周不敵,一敗涂地。蕭賢妃被帝王亂箭射死,太子妃被蘇皇后設九天屠龍陣所殺,北周有名的單將軍在蕭賢妃撤離時,死活未隨,自刎于南齊軍面前,新封太子楚鼎同樣斃于南齊小國舅與蘇三公子兩路兵馬的夾擊之下。

        這一戰,以南齊大獲全勝北周慘敗到底而告終,領兵將領無一生還,北周士兵死的死,降的降,只零星些士兵逃回了北周,百萬兵馬,逃回去的也不過幾萬之數。

        江南一戰大勝后,南齊舉國齊呼,帝后于葉城大擺慶功宴三日,犒勞這一戰的將士。

        慶功宴之后,帝后與眾將士商議之下,兵北周。

        在葉裳的堅決霸道死活不讓蘇風暖隨軍跟隨下,在蘇風暖軟磨硬泡使出渾身解數也不能讓他點頭下,只能無奈哀怨地答應他自己率軍出兵,她在許云初、蘇青的陪同下折返回京中坐鎮。

        聽聞北周大敗,南齊新帝兵北周,本已經退了北周朝堂的大長公主和丞相驚駭之下,被請回朝中,商議對策后,連忙派信使與南齊新帝和談,新帝斬了信使立軍心和軍威,不接受北周和談。

        北周大長公主和丞相驚惶之下連忙集結少數兵馬前往邊城應戰。奈何南齊軍在新帝的帶領下勢如破竹,北周兵馬不堪一擊,只能節節敗退。

        四個月后,北周丞相與大長公主駐守的北周最后一道防線失守后,雙雙自殺。

        五個月后,被蕭賢妃用藥昏迷太久又被一幫文臣用盡辦法弄醒的北周王聞言南齊兵馬在新帝的帶領下已經兵臨城下,他撐著一口氣,遞了降表。

        降表遞出了最大的誠意,北周皇室宗室一干人等悉聽南齊落,他請葉裳善待北周皇城百姓和北周萬千子民。

        葉裳收了降表,未讓北周都城染血,全盤接收了北周皇城。

        至此,再無北周。

        葉裳收了降表的第二日,將北周一干事宜全盤地交給了葉昔、蘇澈二人善后處理,他只帶了一隊親衛隊,日夜兼程,披星戴月,趕回南齊。

        蘇風暖這幾個月來,雖然坐鎮朝中,但朝中的大小事務,有許云初和蘇青、劉孝三人共同地擔負了下來,她也就占個監國總攬朝局的身份,過得甚為清閑。

        每日,她除了聽聽前線的奏報,掰著手指頭數數日子,賞賞花,喝喝茶,下下棋,散散步,與肚子里已經能踢會動的小家伙聊聊天外,別無它事兒,成了權利頂峰上過得最愜意的那個人。

        眼見著許云初、蘇青、劉孝一個賽著一個的忙得日漸清減,她卻豐潤了不止一圈,私下覺得十分對不住這三人。

        北周遞了降表,傾覆的那一日,她挺著九個半月的大肚子笑吟吟地想著葉裳快回來了,還能趕上孩子出生。真好!

        半年的時間攻破北周本就日程吃緊,而葉裳卻堪堪地步步追緊,硬生生地又多擠出了半個月時間,五個半月便吃下了偌大的北周。

        她想著,如今他應該是星夜兼程往回趕呢。

        葉裳從北周皇城趕回南齊京城,跑死了八匹馬,在八日夜后,回到了南齊京城。

        進了城門后,便直接奔回了容安王府。

        這八日下來,跟隨他的數百親衛隊早已經在中途接連累趴下,最終踏入皇城時,只有千寒臉色蒼白搖搖欲墜地跟在他身邊。

        蘇風暖聽到城門口的消息,便出了房門,挺著大肚子,站在大門口等葉裳。

        葉裳來到府門口,見府門打開,他朝思暮想日思夜想的人兒,就站在門口,他翻身下馬,想要沖上前一把將她抱進懷里,可是看著她的大肚子,他卻死命地克制著自己不敢伸出手去,生怕他這一抱傷了她和她腹中的孩子。

        他壓制得自己身子都有些顫。

        蘇風暖看著葉裳,這風塵仆仆一路吃著煙塵歸來的模樣,哪里還能看出是一介帝王?哪里還能看出那舉世無雙容冠天下清貴豐儀的昔日容安王府世子的品貌?這活脫脫像是從土灰里爬出來的誰家傻小子。

        她看著他的模樣,“噗哧”一下子樂了,心中卻又是心疼又是好氣,見他下馬后站著不動,她只能緩步走上前,笑著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臉,戲謔地笑著說,“誰家的傻小子跑來我家門前傻站著?這是意欲何為?”

        葉裳看著她,張了張嘴,終于伸手將她小心翼翼地抱住,衣袂貼近,他歸心似箭的空落落的心才落到了實處,聽著她調笑,他嗓音低啞地說,“你家的。”

        蘇風暖輕笑,“是嗎?那為何都快讓我識不出了?”

        葉裳這才得空瞅了一眼自己的模樣,一身衣袍如從土里埋了許久拿出來的一般,全身灰撲撲的,著實邋遢,他也抑制不住地悶笑了一聲,說,“洗吧洗吧就識得出了。”

        蘇風暖更樂,伸手推了推他,“虧你趕了這么多天路見到我還沒立馬倒下,走吧,回屋讓我把你洗吧洗吧好好看看。”

        葉裳點頭,抬手就要攔腰將她抱起,手剛碰到她大著肚子的腰身,又撤了回來,揉揉眉心無奈地說,“不敢抱你了,我怕走不好將你扔了。”

        蘇風暖好笑,伸手拉了他的手,與他攜手進了內院。

        一番沐浴梳洗,用過餐食后,葉裳躺在床上,撐著精神攬著蘇風暖的身子,手放在她高高圓圓的隆起的小腹上,滿足地在她耳邊感慨,“總算回來了,我錯過了陪著你安胎的日子,如今肚子都這么大了,沒看到是怎樣一天天大起來的,真是一樁憾事兒。”

        蘇風暖笑著說,“這半年來,我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跟豬一般,一天肥上那么一點兒,也就大了,沒什么稀奇的。”話落,又道,“半年吞并北周偌大國土,時間上本就吃緊,你卻生生地擠出半個月回來陪我待產,我萬分知足了。”

        葉裳低笑,“我自然要回來,你我的孩子要出生,我怎么能不與你一起迎接?”

        蘇風暖笑著點頭,她自是知道的,葉裳就是要趕在這孩子出生前,奪下北周,這偌大的江山,便是他的賀禮。她笑著伸手拍拍他,“乖,你眼皮都快抬不起來了,別強撐著了,預產期還有七八日呢,你睡上兩日也沒關系,睡吧。”

        葉裳頷,笑著閉上了眼睛,很快,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蘇風暖輕輕地摸著他熟睡的臉,勾勒著他眉目輪廓,半晌后,又環住他腰身,清晰地感受到他清減了一大圈,想著以后要給他補回來。

        葉裳睡了足足兩日夜。

        第三日,他才醒來,神清氣爽。

        這兩日里,皇上回京的消息早已經傳遍了朝野,無數人聽聞幾日前他還在北周皇城下,這轉眼便回來了,都心驚不已。又想到皇后即將要臨盆了,帝后情深,北周既然已遞降表,皇上跑死了八匹馬日夜兼程趕回來也不意外。

        尤其,這是皇上的第一個孩子。

        葉裳醒來的消息傳出,朝中文武百官都前來拜見。

        葉裳只想著陪蘇風暖待產,用剩下的幾天把這半年的陪伴都補回來,沒心思見人,便揮揮手,一句不見,讓朝中一切如常,按部就班,都打了回去。

        就連許云初、林之孝、蘇青也不見。

        三人對看一眼,互相拍拍肩膀,都覺得他們肩上壓著的擔子總算沒那么沉了,苦日子再忍忍也就到頭了,一身輕松地相約地酒樓吃酒了。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4995391.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