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妝奪謀_第二百章 大結局八 首頁

字體:      護眼 關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二百章 大結局八

        葉裳歇過來后,那個回來時灰頭土臉的人,回歸了錦袍玉帶,豐儀無雙,氣度清華的模樣,尤其是帝位磨養出的帝王氣度,讓他看起來,如日月光華洗禮打磨的玉,無上尊榮。

        蘇風暖總是盯著他的模樣移不開眼睛,越看越好看,心下連連感慨。她圓圓滾滾,他卻……哎,這人比人,真是郁郁人啊。

        葉裳開始一日沒注意,后來現,她總是用有點兒幽怨的眼神瞅著他,不由問,“怎么總是這樣看我?怎么了?”

        蘇風暖扁嘴,扶額道,“我在想,以后,天下女子,莫不惦記了。”

        葉裳一愣。

        蘇風暖惡狠狠地說,“誰惦記,我就把誰貶去極北苦寒之地。”

        葉裳先是不明所以,繼而明白了,開懷大笑。

        以前多少年,他怕她被外面的亂花迷了眼,怕她樂不思蜀忘了她。如今,她也終于有點兒心覺得他這一畝三分地怕人來耕了,焉能不樂?

        蘇風暖從未見過葉裳如何開懷大笑,是從心底深處生出的真正的痛快,這一笑,映著他無雙的容顏,真是顛倒眾生。做帝王如此,他怕是古往今來第一個絕色的帝王了。她癡了癡,然后回想自己的話,也跟著笑了。

        七日一晃而過,這一日,來到了蘇風暖臨盆之日。

        一大早起來,蘇風暖就見了紅,葉裳嚇得臉都白了,蘇風暖往外面推他,他卻死活不動,只用力地抓住她的手,白著臉,對她不停地說,“暖兒別怕,我就在這看著你生,我哪里也不去。”

        蘇風暖好笑地看著他,這剛開始,還沒真正作呢,他的臉就比她還差,身子都是顫的,到底誰怕?對他道,“你出去。”

        葉裳死命地搖頭,“我不走,我就待在這。”

        蘇風暖見趕不走他,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產婆們早已經配備齊全,玉靈早已經將生產時的一應所用都讓人準備好,蘇風暖是第一胎,懷孕時,脈象又是時有時無,所以,雖然胎位正,但也難免有萬一,玉靈還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從她見紅起,就帶著人進了房中。

        見葉裳打定主意,死活不走的模樣,玉靈也沒意見,只對他說了一句,“你既是待在這里,就做好準備,可別把自己嚇暈過去。”

        葉裳臉又白了白。

        蘇風暖更是好笑,一介帝王,若是被女人生孩子嚇暈過去,那么估計是千古笑談了。她只能壓著好笑反過來對他寬慰,“生孩子而已,沒那么可怕的,況且師叔時刻守在這兒,出不了事兒的,你放輕松點兒。”

        葉裳抿著唇點點頭,依舊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蘇風暖扶額,“你還是出去吧。”

        葉裳搖頭,“我不怕的,你也別怕,我不出去,就陪著你,你別說話了,省著點兒力氣。”

        不怕?他這哪里像是不怕的樣子?蘇風暖嘆了口氣,想著一會兒生時,她哪怕痛死,也不能喊叫,免得把他嚇破膽。

        女人生孩子是一大關她知道,但生前的準備做的足,有玉靈師叔在,她本就不怕,只是有些緊張,可是如今見葉裳這般模樣,她那么點兒緊張也蕩然無存了。

        參片,湯水,一**地送進產房。

        婢女、嬤嬤、產婆、進進出出。

        王夫人、蘇夫人插不上手,便與蘇青、許云初、千寒等人在外面等著。

        玉靈在一旁指導,唯葉裳一人紋絲不動地站在蘇風暖枕邊,緊緊地握著她的手,目光死死地盯著她的動作,不放過一絲一毫。

        她額頭溢出汗水,被玉靈擦掉,他汗如雨下,衣衫盡濕,也不讓人動他一下。

        這個孩子,似乎十分的折騰人,沒有蘇風暖早先想象的那般容易,似乎就是個折磨人的性子,慢吞吞的挪騰著,就是不出來,似乎誠心讓外面的人著急。

        葉裳的衣服被汗水濕了一層又一層,折騰了一日后,連玉靈都有些急了,外面的王夫人和蘇夫人更是坐不住地想沖進來,蘇風暖被折磨的沒力氣,葉裳的臉白如紙手腳軟如泥時,才露出了頭。

        玉靈大喜,松了一口氣。

        葉裳看著血污一片中,那滿臉血的小腦袋,只覺得血氣上涌,眼前鮮紅一片,身子晃了晃,就要倒地。

        玉靈抽空一把扶住他,“來人,扶皇上出去。”

        葉裳定了定神,勉強站穩,沙啞地開口,“不用管我,顧著暖兒。”

        蘇風暖滿臉汗水沒力氣地抬眼瞅了葉裳一眼,如今已然沒工夫笑他,于心疼中,暗罵了一聲小兔崽子這是折騰她還是故意折騰他爹,再不滾出來,她就將他扔去苦寒之地時,身下一松,孩子“哧溜”地滑出了身體。

        “生了!”玉靈大喜。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恭喜皇后!賀喜皇后!”

        “是位皇子!”

        ……

        道喜的聲音充斥產房,葉裳只覺得這一日過了漫長的一生,他的眼中涌上迷蒙的霧氣,于霧氣中,清晰地看到蘇風暖臉上的笑,眾人面上的輕松和歡喜。

        他和暖兒的孩子!

        他們的孩子!

        她辛苦生下的孩子!

        “是高興傻了?還是被嚇傻了?”蘇風暖虛弱又好笑地看著依舊矗立不動的木樁子一般的葉裳。

        如今的他,如風中飄了許久的樹葉,好不容易風止了,他才落了地根。

        葉裳動了動嘴角,忽然俯下身,一把抱住了她滿是汗水的身子。

        俯下來的動作雖急,但身子落在她身上,卻是輕的沒有重量怕壓到她。

        蘇風暖軟軟地抬手,摸了摸他的頭,虛弱地笑著說,“看你這點兒出息!”

        葉裳埋在她頸窩中,眼眶濕潤了許久,才抬起頭,眼底恢復清明,眼神卻是充滿心疼和無奈,“這個混賬的東西,真是折騰人,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

        蘇風暖想大笑,但渾身疼,只能憋住,誠然地點頭,“嗯,你是他老子,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甭客氣!”

        葉裳徹底笑開。

        南齊一統南北江山的開元第一年,蘇皇后誕下一子,出生之日,祥云環繞帝京城,文武百官大呼吉兆,皇帝為念先父母,不改葉姓,卻將太子還其劉姓,取名弘。劉弘即封太子位,朝野齊賀。

        太子滿月之日,皇帝封后大典,葉昔和蘇澈班師回朝,三樁大喜之事合在一起。皇帝對征戰北周這一年來立功者,以功論賞,大赦天下,朝野又是一番大賀。

        太子百日后,皇帝頒布天子治國十策,南北一統而治。一時間,無數飽腹經綸、文武奇才之人紛紛入世,天下經歷暗中洪流波濤已久,終于在這一日,拉開了歷史的新篇章,贏來了長治久安的太平盛世。

        太子十二歲,皇帝才在皇后多年軟磨硬泡鬧離家出走使出渾身解數的無數次說服中,終于擺脫了當年生太子時的陰影,同意皇后再孕。

        次年,皇后誕下一女,小公主似乎早就在母親肚子里悶久了,生產得極快,沒讓葉裳心急太久,又是個女兒。是以,生下來極得葉裳寵愛,取名雙。望她一生福綠雙全。

        小公主出生會走后,被葉裳時時帶在身邊,比當初太子的待遇強了百倍不止。

        太子也不嫉妒,自小公主會走被葉裳整日帶在身邊后,他便整日里黏著母親,陪著她下棋、品茶、賞花、出游等等。

        蘇風暖樂得有個如葉裳一般模樣的小小少年陪著,聽她的話,每日哄著她依著她,不像以前小時候葉裳不是時常對她板著臉,就是說她不成體統的話,那別扭的性子,至今讓她忘不了。

        如今她這個自己生的兒子對比當年的葉裳,真是千好萬好,生產時被他折騰一日的那點兒小折磨早就煙消云散了,滿眼滿心都是他的好,整日里笑逐顏開,如盛開的牡丹,覺得上天真是太公平了,終于給她個如葉裳一般的兒子卻比他性子溫潤純良好太多的補回來了。

        而葉裳那邊,卻是禁不住小公主的鬧騰性子,小小年紀,似乎讓他又看到了當年小丫頭片子的蘇風暖,他每日都覺得額頭突突地跳。

        終于,在一年后,他受不住了,將小公主扔給了太子,國事也扔給了他,自己則接替了他做的事兒,整日里陪回了蘇風暖身邊,覺得還是被他磨和了多年的這個大的好,至于小的,就讓他那個混賬兒子去操心好了,虧蘇風暖天天在他枕邊夸這個兒子比他好。他是半點兒也沒看出來他溫善純良,才十二三歲,他就感慨自己斗不過他了,偏偏他在蘇風暖面前裝的好。

        不過,他既在蘇風暖面前能裝,那么,這天下,也就能裝得下了。

        于是,南齊南北一統后的十五年,太子十五歲,葉裳退帝位,太子即帝位。至此,拉開了南北一統后長達數百年的興盛史詩。

        全文完

        ------題外話------

        粉妝大結局了!

        感謝姑娘們陪著我,陪著粉妝,一路走到了大結局。

        心中最美的風景,與知己共賞,便是人生最美好的記憶和經歷,我會一直記得。

        一場戲落幕,才有新的篇章開啟。新文定于正月十五,也就是3月2日,元宵節那天。點燈籠,吃元宵,看新文,我等著大家。

        提前祝大家春節快樂,闔家安康,今年順風順水,萬事如意。

        元宵節見!

        新浪微博:西子情

        微信公眾號:xiziqing527
 http://www.weitejixie.com/xs/37/37461/14995392.html

 偷香小說網閱讀網址:www.weitejixie.com
加入書簽我的書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betway88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